宝马彩票游戏登入 > 剑来 > 第九百二十三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四)

第九百二十三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四)

 推荐阅读:
     那艘风鸢渡船已经临近仙都山。

  铁树山那位道号“龙门”的仙人果然,逛过了仙都山周边山河万里,处处断壁残垣,破败不堪的景象,百废待兴。

  御风返回密雪峰,果然见那弟子正在和郑又乾坐在一处观景台的栏杆上闲聊。

  约莫是应了那句女子外向的老话,谈瀛洲正在与郑又乾说一句,你干啥啥不行,就是找小师叔这件事,比谁都行。

  果然的那几位师兄师姐,连同自己在内,当然是很多铁树山修士的师伯师叔。

  果然不想让弟子觉得难堪,身形就悄然落在屋脊之上,做师父做到这个份上,也不多见了。

  毕竟是一位仙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仙人,鬼仙庾谨看不见的,果然都能够一眼分明。

  比如与仙都山形成三山格局的云蒸山和绸缪山,果然就都看破了障眼法,山巅所立两座石碑文字,也看得真切。

  崔东山缩地山河,一步来到果然身边,笑道:“龙门道友好眼力。”

  果然微笑道:“没能管住眼睛,多有得罪了。”

  崔东山摆手笑道:“龙门道友这话说得见外了。”

  果然环顾四周,忍不住赞叹道:“垒山垒石,已经是另一种学问,在我看来,同样是胸中有沟壑,其实要比绘画更难。搬几座山头,迁徙几条江河,拼凑成山水相依的画面也不难,难在补入无痕,相互间大道相契。只说这密雪峰上,土木,道路,花木,烟云渲染,暂时看似粗糙,实则无一不妙。等到以后再花些心思,移植古木,疏密欹斜,经营粉本,高下浓淡,就真是一处山水胜地了。”

  “龙门道友过誉了。”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摇晃脑袋笑道:“论气象之大,比不过十万大山的老瞎子,论细微之精妙,我们落魄山那边有个老厨子,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

  果然哑然失笑。

  就像由衷称赞一个人的诗词不俗,结果被称赞之人,说自己不如白也、苏子。

  这还让人如何接话?

  崔东山望向远处,风鸢渡船即将靠岸,便双手一拍屋脊,屁股一路滑出屋脊,最终飘落在观景台那边。

  面对这个白衣少年,郑又乾与谈瀛洲都是一样的称呼,崔宗主。

  崔东山朝小姑娘点头致意,然后转头望向郑又乾,埋怨道:“喊啥宗主,喊小师兄!”

  郑又乾只得更换称呼。

  在性情随和言语风趣的崔宗主这边,郑又乾其实是不太拘束的。

  崔东山告辞一声,身形化作一道白虹,直奔风鸢渡船。

  见着了刘景龙和白首这对师徒,崔东山笑着打招呼,“刘宗主,白老弟。”

  白首一看只有崔东山,没有某人,顿时松了口气,笑着抱拳,破例没有与崔东山称兄道弟,而是用了个规规矩矩的称呼,“崔宗主。”

  崔东山突然与刘景龙作揖道:“刘宗主辛苦辛苦。”

  刘景龙只得作揖还礼。

  米裕临时闭关一事,之前渡船这边已经飞剑传信密雪峰。

  崔东山以心声问道:“刘宗主何时闭关?”

  刘景龙坦诚相待道:“暂时还不好说。”

  崔东山当然很关心此事。

  以后先生在青冥天下,万一需要援手,最不犹豫、且有实力给先生搭把手的,师娘除外,肯定就是刘羡阳和刘景龙了。

  可能会加上一个张山峰,只是这位趴地峰的高徒,对待修行破境一事,好像是真的半点不着急啊。

  亲自领着一行人走下渡船,崔东山突然想起一事,揉了揉下巴,算不算无心插柳柳成荫?

  自家的青萍剑宗。

  刘羡阳的龙泉剑宗,刘景龙的太徽剑宗。

  再加上龙象剑宗和浮萍剑湖?

  这就已经有五个剑道宗门了。

  不过崔东山当下也好奇一事,张山峰怎么还没来。

  蒲山云草堂的掌律檀溶,已经身在仙都山,在密雪峰府邸那边,得知自家山主与陈隐官问拳一场,竟然从止境的气盛一层,成功跻身了归真,檀溶抱拳道贺道:“恭喜山主。”78中文网

  确实可喜可贺,武夫跻身止境,本就是天资根骨机缘缺一不可,而止境一层的气盛、归真、神到,再想破境就是难上加难了。

  叶芸芸点头道:“归功于陈剑仙的搭把手,这份天大人情,不用蒲山偿还,我会自己看着办。”

  反正她会担任仙都山这边的记名客卿,自己又是一位玉璞境练气士,肯定不缺偿还人情的机会。

  檀溶想起一桩密事,问道:“祖师堂平白无故多出个嫡传,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有个黑衣少年,化名崔万斩,在檀溶的秘密安排下,已经用一个相对不扎眼的方式,成为了云草堂最新一位嫡传弟子,对外宣称崔万斩是位六境的纯粹武夫。

  檀溶先前得到一封叶芸芸的密信,这位掌律祖师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只能是照做。这种事情,照理说是不合祖师堂礼制的。

  等到了仙都山密雪峰,檀溶才知道那位少年,竟然是落魄山下宗的首任宗主。

  叶芸芸摇头道:“别问了。”

  檀溶一瞪眼,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真当我这个蒲山掌律是摆设?

  “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檀掌律不妨静观其变,反正不是坏事。”

  薛怀赶紧帮着暖场,笑道:“只是崔宗主怎么取了这么个古怪化名,崔万斩?”

  叶芸芸想了想,“好像金甲洲那边,有个成名已久的止境武夫,绰号韩万斩?”

  檀溶只得暂时忍下心头疑惑,点头道:“听一个山上朋友说过,真名韩-光虎,是金甲洲武夫里的头把交椅,还是一个王朝的镇国大将军,战功彪炳,那场打烂一洲山河的惨烈战事,韩-光虎算是主持战局的人物之一,排兵布阵,极有章法。最终与那位横空出世的‘剑仙徐君’一起,拦下失心疯的完颜老景,听说韩-光虎因此受了重伤,跌境了,才未能参加文庙议事。”

  薛怀叹息道:“也是条汉子。”

  一个纯粹武夫的跌境,要比练气士的跌境的后遗症更大。

  檀溶恍然道:“就是那个辅佐、废立过六任君主的韩-光虎?”

  也不怪檀溶孤陋寡闻,桐叶洲本就消息闭塞,而蒲山云草堂又是出了名的不喜欢打听山外事,

  当初就连北边的那个邻居宝瓶洲,桐叶洲山上的修士,至多也就是听说过一些山头而已,最南边的老龙城,剑修比较多的朱荧王朝,与太平山同属于白玉京三脉道统的神诰宗,历史悠久的云林姜氏,估计再多就彻底抓瞎了。

  唯一知道名字的修士,恐怕就只有那个大逆不道的文圣首徒了,绣虎崔瀺。

  至于大骊王朝的武夫宋长镜,那还是等他跻身止境后,桐叶洲才开始有所耳闻。

  檀溶突然从袖中摸出一张山水邸报,狠狠摔在身前案几上,“山主,说吧,除了崔宗主这档子事,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薛怀板着脸,强忍着不笑出声,檀掌律今儿气性不小。

  檀溶指着那封邸报,气呼呼道:“天大事情,瞒我作甚?我这个掌律真是当得可以!”

  得到一份来自大泉桃叶渡桃源别业的山水邸报,这还是是檀溶乘坐渡船赶来仙都山这边,通过朋友之手才知道此事。

  一般而言,浩然天下一座宗字头仙府给出的邸报,都比较讲究,这里边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哪怕是一些个极其重要的独家消息,别家的山水邸报都不太会照抄,因为摊上个好说话的宗门,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是遇到个脾气差一点的,就要直接开骂了,甚至兴师问罪都不是没有可能,比如在那北俱芦洲,因为这种小事而导致祖师堂不稳当的次数,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叶芸芸一头雾水,伸手一招,将那邸报抓在手中,快速浏览了一遍,她伸手揉了揉眉心,“檀溶,不管你信不信,邸报上的这些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要是没有你拿来这份邸报,可能就算参加过落魄山下宗典礼,当了这青萍剑宗的记名客卿,我还是会被蒙在鼓里。”

  薛怀一下子就好奇万分了,与师父要来那份邸报,蓦然瞪大眼睛,神色凝重,心弦瞬间紧绷起来。

  檀溶一看两人神色不似作伪,“山主,以后咱们蒲山再不能两耳不闻天下事了,”

  叶芸芸点头道:“镜花水月和山水邸报,以后都交给你全权打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檀溶小声问道:“陈剑仙是怎么做到的?”

  先前在蒲山,从第一眼看到陈平安起,檀溶就自认没有半点轻视,不曾想还是低估了。

  叶芸芸看了眼这个自家掌律,是我去的蛮荒天下,你问我?

  檀溶忍不住感叹道:“这等壮举,我这种外人,哪怕只是看一看邸报,随便想一想,便要道心不稳。”

  薛怀接过邸报,反复浏览了两遍,对檀掌律的这番肺腑之言深以为然。

  隐官领衔,陆沉同行。

  五彩天下第一人宁姚,城头刻字老剑仙齐廷济,刑官豪素,大剑仙陆芝。

  这种阵仗……

  此行成功斩杀两位飞升境大妖,其中一位,更是托月山大祖的开山大弟子。

  联袂远游,顷刻间扫平一处古战场,随手灭掉宗字头的白花城,大闹云纹王朝,打断天下最高仙簪城,与王座大妖绯妃斗法,拖拽曳落河,剑开托月山,搬徙明月皓彩去往青冥天下,白玉京真无敌亲自接引这一轮明月……

  别说一一做成了,都是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连薛怀都有些几分遗憾了。

  只恨自己不是剑修。

  檀溶问道:“山主,陈剑仙要是撇开一身剑术不用,只以纯粹武夫身份,与吴殳问拳,胜负如何?”

  薛怀其实也很好奇此事,既然自己师父已经输了,那么只论拳法,桐叶洲能够与陈山主抗衡的,就真的只有武圣吴殳了。

  天下止境武夫,不同于山巅大修士,每个千年,都有那“大年”“小年”之分,差异明显,而十境武夫的总数,数量起伏不大,除了中土神洲之外,其余八洲平摊下来,每洲大致就是两个,有好事者大略统计过人数,所谓的天下武运小年份,光景不好时,八洲的止境武夫,从未少于十四人,年份再好,却也不会超过二十人。

  北俱芦洲那边,前些年大篆王朝的顾祐,与猿啼山剑仙嵇岳,换命而死。

  那么如今东边三洲的武学大宗师,除了陈平安、裴钱这对师徒,就还有大骊宋长镜,狮子峰李二,王赴愬,武圣吴殳,蒲山黄衣芸。

  叶芸芸显然早有腹稿,毫不犹豫给出心中的定论,“只是拳分高下的话,吴殳赢,可如果是搏命,陈平安活。”

  檀溶笑道:“没事,反正如今陈剑仙,也算我们半个桐叶洲人氏了。”

  薛怀本想附和一句,不料叶芸芸已经恼火道:“要点脸!”

  薛怀立即点头道:“是不妥当。陈山主未必乐意承认这个说法,再者这个说法传出去,其实我们桐叶洲也颜面无光。”

  落魄山只是下宗选址桐叶洲,作为上宗之主的陈平安,山下户籍、山上谱牒都还在宝瓶洲。

  檀溶瞥了眼临阵倒戈的薛怀,笑呵呵道:“墙头草,随风倒。”

  老将军姚镇正在伏案编撰一部兵书,除了汇总毕生大小战役得失和练兵纪实,还要整理边军姚氏历代武将的武略心得。

  老人戎马一生,好歹给大泉王朝留下点什么。

  这座府邸,大概是密雪峰唯一用上山上“地龙”术法的宅子,地气熏暖,气候如阳春时分。

  故而屋内用不着火盆,也无需穿厚棉衣、披狐裘。

  姚仙之敲门而入,一瘸一拐坐在桌旁,府尹大人刚刚得到一份来自蜃景城的谍报,将那份情报轻轻放在桌上,笑道:“爷爷,这个虞氏王朝,有点意思,如今老皇帝还没走呢,礼部那边就已经秘密着手一事了,只等太子虞麟游登基,就会立即改年号为神龙元年。好像是积翠观护国真人吕碧笼,与钦天监一起商议出来的结果,不愧是跟老龙城关系亲近的虞氏王朝,很会打算盘。”

  老将军笑了笑,“算不得官场烧冷灶,就怕热脸贴冷屁股,倒是不至于弄巧成拙。”

  新任东海水君,是身为世间唯一一条真龙的王朱。虞氏王朝用“神龙”这个年号,显然是一种不加掩饰的示好之意。

  就是不知道宝瓶洲那位充满传奇色彩的飞升境女修,领不领这份情了。

  老人拿起情报,扫了几眼,笑道:“虞氏如今那个太子殿下,还是相当不错的,有大将军黄山寿倾心辅佐,京城里边有座积翠观,山上还有个青篆派,又跟北边老龙城攀上了关系,等到换了新君,国势往上走,是大势所趋。”

  姚仙之撇撇嘴,显然对那积翠观和青篆派都观感不佳,一打仗,跑得比兔子还快,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老人将谍报重新折叠好,交还给孙子,轻声说道:“也别瞧不起这些半点不把脸皮当回事的人,一来招惹他们,很容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再者你不得不承认,很多事情,还真就只有真小人和伪君子能做成,正人君子反而做不成。”

  见姚仙之还是有点不以为然,老人叹了口气,“打败道德文章的,不是更好的道德文章,而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下三滥的稗官野史。往往几十万字的著作心血,都抵不过后世一篇几百字的艳情小说。”

  姚仙之神色郁郁,因为想到了皇帝陛下,诸多民间私刻的艳本,至今仍然禁之不绝。所幸相较于当年文人雅士几乎人手一本的“盛况”,一场大战过后,已经消停许多了。要知道当年最过分的时候,就连翰林院内当值的文官,都会有人看这些东西,书籍换了个封面而已。

  姚镇笑道:“官场不比治学,怎么用君子和小人,是一门大学问。用得最好的人,称得上‘登峰造极’,可能还是陈平安的那位大师兄。不然你总不会以为大骊文武,都是无私心的正人、醇儒吧,是天生的能臣干吏吧?”

  姚仙之揉了揉下巴,“我要是能像陈先生,有这么一个算无遗策的师兄,啧啧。”

  老人摇头道:“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有这样的师兄,压力很大的。都不说什么师兄是绣虎了,像那宝瓶洲的风雷园,你信不信,如果刘灞桥没有师兄黄河,说不定他如今都是玉璞境剑仙了,李抟景一走,一旦继任了园主,就由不得他喘口气,练剑有丝毫懈怠,但正因为有个黄河,刘灞桥就没有了那种一往无前的心性,我相信黄河之所以会赶赴蛮荒天下战场,除了自己确实想去那边练剑,也是给刘灞桥一点压力。”

  一个家族,一个门派,大抵如此,当某一人太过瞩目,其余人等,难免黯淡失色,旁人要么生出惰性,躺在大树底下好乘凉,要么容易提不起心气。

  比如他们姚家,何尝不是一样的道理。

  姚仙之试探性问道:“爷爷,你真不再劝劝陈先生?”

  要是爷爷真铁了心,极力劝说陈先生担任大泉王朝的国师,不敢说一定成,终究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老人摇头笑道:“老而不死是为贼,倚老卖老更惹厌。多做成人之美的事,少做强人所难的事。”

  姚仙之知道爷爷心意已定,就不再多说什么。

  不料老人笑言一句,“再说了,要那虚名做什么,大泉真要遇到什么难关,需要你跟仙都山这边打招呼吗?我看用不着。”

  姚仙之赞叹不已,“姜还是老的辣。”

  老人重新提笔写书,轻声笑道:“人生百味,无盐不可,无辣不欢。”

  方才正写到了武将遴选一事,与孙子一番闲聊,没来由想起一句,便写下“刚健而不妄行”一语。

  老人只写了几个字,便又搁下笔,转头望向窗外。

  大哉乾乎,刚健中正,纯粹精也。云行雨施,天下平也。

  兴许总有那么几个道理,可能万年之前是如何,现在就是如何,万年以后还是如何吧。

  黄庭头戴一顶芙蓉道冠,背长剑,凭栏眺望山外的新建渡口。

  身边站着那位墨线渡店铺掌柜的负山道友。

  于负山趴在栏杆上,笑道:“这仙都山,瞧着家业也不算大嘛。”

  只有一座仙都山,虽说也有几座山峰,适宜修行,约莫能够支撑起五六个地仙修士的开辟府邸、道场,可对于一座宗门来说,还是显得有几分山水贫瘠了。

  黄庭有些心不在焉,自顾自神游万里。

  于负山问道:“黄姑娘,那个帮咱俩牵线搭桥的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能够让你担任首席客卿?”

  那个神神道道的避雨蓑衣客,于负山确实看不出对方的道行深浅,防贼。

  总担心这家伙,要跟自己最心仪的黄姑娘,发生点什么。

  是个劲敌。

  于负山得知黄庭走了一趟五彩天下,她如今已经是一位玉璞境剑仙,故而太平山重建一事,于负山可谓踌躇满志,能够得一块太平山的祖师堂玉牌,就算需要自己砸锅卖铁也认了,绝对心甘情愿,不皱半点眉头。

  作为远古负山鱼出身,还是个元婴境修士,他跟一般练气士的修道路数,还是很不一样的。可惜走江化蛟一事,门槛太高,以前是不敢冒冒然行事,因为大道出身的缘故,一旦走水,就需要“负山”而行,山的品秩越高越好,这就牵扯到了一场极为凶险的山水之争,故而未来那场走江,少不得会闹出些风波。

  何况也不是一次走水,就一定能够成功的,就像早年大泉埋河那边的那条鳝鱼精,不就被埋河水神娘娘阻拦了一次又一次?

  所以浩然天下的上五境精怪之属修士,选择不多,一种是像那正阳山的搬山老祖,担任仙府的护山供奉,或者类似投靠云林姜氏这样的豪阀,得个谱牒身份,不然就只能是如梅花园子酡颜夫人一般,只能远遁倒悬山,寻一处安稳道场,所以于负山最早的打算,是游历一趟皑皑洲,找那韦赦,看看能否被这位德高望重的老神仙青眼相加,成为一峰之主,韦赦有那“三十七峰主人”的别号,其中炼日峰、拜月山在内的几个山头,早就名动浩然,都是精怪之属在其中修行。

  黄庭也不计较于负山靠着言语占点小便宜的心思,只是提醒道:“在这仙都山,记得收一收脾气,谨言慎行,不要太把境界当回事。”

  于负山玩笑道:“我好歹是个老资历的元婴修士,加上这份大道根脚,在这仙都山,还不是横着走?”

  黄庭忍不住笑道:“元婴境很了不起吗?”

  横着走?一个不小心,是要横着走。

  于负山其实本就没把自己的境界当回事,只是想着能够与黄姑娘多聊几句,继续没话找话,“难不成仙都山里边,藏着某位世外高人?”

  于负山眼角余光打量着女子的笑颜,真美。

  倾国倾城,怪不得自己一见倾心。

  可惜黄姑娘能够得到自己的心,却未必能够得到自己的身子。

  瞧见一道远游归来的御风身形返回密雪峰,是那个名为果然的外乡修士。

  黄庭便问道:“铁树山,总听说过吧?”

  于负山忍俊不禁道:“我就是个聋子,也肯定听说过铁树山啊。”

  如果说投靠韦赦,是一个不错选择,那么对于他们这些精怪出身的修士来说,中土神洲的铁树山,就是一处心神往之的圣地。

  宗主郭藕汀,道号“幽明”。这位飞升境大修士,传闻曾经一刀劈开黄泉路,即便幽明殊途,仍然在那冥府路途上,成功将一头鬼仙斩杀,并且全身而退。郭藕汀战力之高,杀力之大,绝不是南光照之流的老飞升境可以媲美。火龙真人曾经有一句笑谈,亏得仙人之上、十四之下,就只有一个境界。

  可惜早年的桐叶洲,山上消息太过闭塞,关于中土铁树山的奇人异事,翻来翻去也只有一些老黄历。

  于负山就只是个仙家渡口的铺子掌柜,本就是一场避难,都称不上什么小隐隐于市。

  天下有两处,未来必须得去。

  除了“不开花”的铁树山,就是位于彩云间的白帝城。

  黄庭继续问道:“那个叫谈瀛洲的小姑娘,已经见过了?”

  于负山点头道:“见过几次,小姑娘身边总跟着个小精怪,我劝了俩孩子几句,可千万别在山外这么乱逛,很容易出事的。”

  如今浩然天下是世道太平了,可对于他们这些山泽精怪出身的修士而言,却是一种实打实的乱世,境界高还好说,早点在书院那边录档在册,也算得了一份路引和一张护身符,可那些地仙之下的妖族练气士,尤其是下五境,现如今谁都像是一裤裆的黄泥巴,要不是大伏书院山长是程龙舟,以及三座书院很快就给出一份明确律例,否则桐叶洲的本土妖族,甭管是否开窍炼形,估计只会落个十不存一的凄惨下场。

  于负山是个闲不住的,平时喜欢出门逛荡,将青萍、谪仙和密雪诸多山头早就逛了个遍,与那谈瀛洲、郑又乾俩孩子,算是混得很熟了。

  “按照铁树山的谱牒辈分,小姑娘只需要喊郭藕汀一声师祖。”

  黄庭为于负山泄露天机,“你说谈瀛洲在山外游历,容不容易出事?”

  确实容易出事的,只不过是那些招惹小姑娘的人。

  于负山满脸错愕,不敢置信,“什么?!”

  那个小丫头片子是郭藕汀的徒孙辈?

  才发现,原来自己离着铁树山竟然如此之近?

  黄庭点头道:“谈瀛洲的师父,也就是被你说成是名字没取好的那个‘果然’,其实是郭藕汀的小弟子,不是你误以为的地仙境界,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仙人,曾经在南婆娑洲,与剑仙曹曦联手守住了那座镇海楼,在文庙那边,战功不小的。至于杀力嘛,说句难听的,随随便便用一根手指头碾死个元婴境,一点难度都没有。”

  于负山咽了口唾沫。

  赶紧仔细思量一番,看看自己有无不得体的言行举止,幸好没有与那位道号“龙门”的果然兄勾肩搭背。

  黄庭问道:“白帝城郑居中的关门弟子,叫什么来着?”

  于负山顿时艳羡不已,“好像是个天之骄子,狂徒顾璨。据说出身宝瓶洲骊珠洞天,不知怎么就成了郑先生的嫡传,真是洪福齐天呐。”

  于负山可不敢如黄庭一般,一口一个郭藕汀、郑居中,他也没有黄庭的那种心性。

  不怨自己胆小,因为不是剑修嘛。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黄庭的言语,于负山只得小心翼翼问道:“然后?”

  黄庭总不可能随便拎出个顾璨,难道那个名叫郑又乾的小精怪,跟白帝城又有什么渊源?

  于负山眼睛一亮,伸手拦住黄庭的话头,自问自答道:“我明白了。这头小精怪,是那白帝城琉璃阁一脉的嫡传弟子?”

  肯定是了!

  白帝城郑先生有位师弟,名为柳道醇,是那座名动天下的琉璃阁主人,而柳道醇正是精怪出身,名气很大的。

  自己也算举一反三了吧?

  一般来说,浩然修士,名气够不够大,是有些古怪方式可以验证的。

  比如顾清崧骂过的,柳道醇惹过的,桐叶洲听说过的,参加过竹海洞天青神山酒宴的,倒悬山师刀房某座影壁上边有名字的。

  这些修士,最好别去招惹。顾清崧能骂,柳道醇敢惹,除了双方自身道法造诣不俗之外,各自还有些旁人羡慕不来的原因。

  一个师父是那白玉京三掌教,虽说陆沉不认这个大弟子,但是陆沉留在浩然天下的那几位嫡传弟子,像那曹溶,贺小凉,都对顾清崧这个不记名的大师兄极为礼敬。

  另外一个,师兄是郑居中。

  只说当年龙虎山大天师为何下山一趟,当真需要背仙剑“万法”,甚至还随身携带了那方阳平治都功印?

  降妖?想那柳道醇不过是玉璞境,大天师赵天籁却是飞升境,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说到底,剑、印在手的赵天籁,还是在提醒白帝城,或者说是提醒郑居中这个给柳道醇当师兄的魔道巨擘。

  贫道这趟下山,本是降妖而已,那就别闹到最后,逼着贫道一同“除魔”了。

  黄庭摇头道:“按照文庙那边的文脉道统来算,郑又乾是正儿八经的儒家门生。”

  于负山疑惑道:“那咱们聊顾璨做什么?”

  黄庭却突然不愿意多说什么,“等明天庆典,你就都明白了。对了,等到庆典结束,我们不着急离开此地,你可以跟我一起去青衣河落宝滩那边,听一听小陌先生的传道。”166

  于负山问道:“传道?谁?”

  传道二字,在山上可是极有分量的说法,何况还是黄庭说的。

  黄庭笑道:“年纪比你大,境界比你高,见识比你广。”

  于负山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回头旁听,看看此人道法到底高不高。”

  黄庭一笑置之。

  她记起一桩怪事,在小龙湫那边,陈平安当时去往野园,那些作为山水禁制之物的照妖镜,竟然当场粉碎。

  同样是密雪峰宅邸,敕鳞江老妪裘渎,与少女胡楚菱,坐在一张芦苇、蒲草编制而成的席上。

  按照山上品秩划分,草席只是件灵器而已,冬暖夏凉,山下有钱的将相公卿,也能买得起。草席四周,搁放四件席镇,是四条小巧玲珑的赤金走龙,形态纤细,栩栩如生。龙首双角,长吻细颈,龙尾回勾,由细长金条铸造而成,錾出鳞纹。

  裘渎小心翼翼取出一些物件,轻轻搁放在草席上。

  不比这张草席,这些大渎龙宫旧藏之物,说是价值连城,半点不为过。

  曾经掌控天下水运流转的蛟龙,作为江湖渎海的主人,珍藏无数,故而斩龙一役过后,大大小小的龙宫遗址,就与那破碎秘境,成为了山上公认的两大机缘。

  草席之上,有一颗大如拳头的夜明珠,两把宝光荧荧的古镜。

  一座可以同时摆放高低两支蜡烛的青铜蜡台。

  最后还有一把碧绿拂尘。

  此外还有一些相对“平庸廉价”的宝物,数量众多,暂时并未取出,都被老妪放在了一件咫尺物和一件方寸物里边。

  老妪神色慈祥,柔声道:“醋醋,有喜欢的,就挑两样,其余的,我都会作为你的拜师礼,送给仙都山和陈剑仙。”

  不管如何,都要借着明天举办庆典的机会,帮助醋醋与那位陈剑仙讨要个弟子身份,哪怕暂不记名,都是无妨的。

  实在不行,就退一步,让醋醋与那崔宗主拜师,成为一宗之主的嫡传弟子。

  少女伸出一只手掌,手心抵住那颗夜明珠,轻轻摩挲,再拿起那把拂尘,轻轻一挥,搭在胳膊上,装了装神仙风范,少女乐不可支,放下拂尘,又拿起两把古镜把玩一番,最后全部放回草席,拍了拍手掌,微笑道:“瞧着都蛮喜欢的,阿婆帮我挑选一两件就是了。”

  老妪摇头道:“修行路上,眼缘好坏,很重要的。醋醋,你得自己挑。”

  胡楚菱视线游曳,最终一只手掌轻轻拍打竹席,再伸手指了指那赤金走龙形状的席镇,嫣然笑道:“阿婆,我就要这两件了。”

  老妪笑着点头,对于醋醋的选择,老妪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老妪只是伸出干枯手掌,抓起一把镜面泛起银白色的镜子,轻轻呵了一口气,拿手腕擦拭一番,露出一抹缅怀神色,轻声道:“此镜名为取水镜,可向太阴取水。修士持镜对月,能够汲取明月精华,修行水法的修士,最适宜拿来炼制本命物了。曾经是小姐的嫁妆哩。”

  胡楚菱指了指另外那把镜面泛起层层金色涟漪的古镜,与取水镜是差不多的样式,就像一双道侣,少女好奇问道:“阿婆,这把镜子呢,又有什么玄妙?”

  老妪笑着解释道:“平时只需要放在日光里,就可以温养古镜,如修士吐纳一般,妙不可言,可以积攒日光,冬寒时分,修士只许浇筑些许灵气在镜面上,光射百里,亮如白昼。传闻修士将此镜悬空,步行光亮中,那么就算走在那幽冥路上,都能够万鬼不侵,只是这种事情也没谁试过,不知真假。”

  这两把古镜,曾是一位云游四方的得道真人,作为做客大渎龙宫的礼物,品秩不算太高,只是法宝,却是那位道门真人亲手铸造锻炼之物,故而意义非凡。

  可惜那位道人拜访龙宫时,老妪当年还年幼,未能亲眼见着那位陆地神仙,只知老一辈的龙宫教习嬷嬷提及一个道号,纯阳。

  还说这位道长来历不明,放诞不羁,说话口气却比天大,曾经说得满堂主宾一愣一愣的,什么天下地仙金丹无数,可惜皆是伪。

  道士手持筷子,敲击酒盏,作一篇《敲爻歌》,传闻龙宫那边有史官记载这篇类似道诀的文字,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甚至还是专门篆刻在极为珍稀的青神山竹简之上,但是不到三天,竹简上边的文字就自行消散了。

  最玄妙之事,还是当初所有在座主宾修士,如出一辙,竟然都只记得那片道诀的末尾一句了。

  “炼就一颗无上丹,始知吾道不虚传,若问此丹从何来,且向纯阳两字参。”

  照理说这么一位游戏人间的得道高人,不说肯定可以享誉天下,名动一洲总归是不难的,多多少少都该有一些仙迹轶事。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裘渎始终没有听说关于那位“纯阳”真人的半点消息。

  至于那座不起眼的蜡台,实则是一座灯衢,按照山上的说法,属于那种螺蛳壳道场。

  若是点燃龙宫秘制的两支蜡烛,修士就可以入驻其中,初看皆是一间小屋,推开门后,便是一座海市蜃楼的通衢大市,唯一的区别,是一昼一夜。

  其实两镜一蜡台,三物可以相辅相成,最终两座灯衢幻境,等同于昼夜衔接为一,日月配合结刀圭,功德圆满金丹成,拂袖长生路上归。

  所以最适宜地仙之下的一双山上道侣,结伴修行,事半功倍。

  胡楚菱眨了眨眼睛,“阿婆,我是不是挑了两件最不值钱的物件啊?”

  老妪连忙摆手,开怀笑道:“不是不是。”

  胡楚菱见师父不愿多说,也就不多问了。

  裘渎

  在斩龙一役发生之前,世俗王朝曾用一种古礼祭祀山川,祭祀陆地山岳用“埋”,祭祀江湖渎海则用“沉”。

  而这四件被裘渎用来当做席镇的赤金走龙,便是浩然天下历史上首位女皇帝,作为“埋土沉水”大典中的关键祭祀之物。

  不过当年总计十八条,桐叶洲大渎龙宫这边,只是从东海龙宫那边分得其中一条,之后通过各种隐蔽手段,才收集到了四条。

  在万里燐河那边摆摊子的剑修陶然,是第一次踏足仙都山。

  反正山中也没有一个熟人,独自住在密雪峰一栋宅子里边,乐得清闲,至今也未能瞧见那个自称是“陈平安”的青衫刀客。

  张山峰当初离开落魄山后,掐着日子,独自乘坐一条老龙城跨洲渡船,在清境山渡口那边下船,因为听说青虎宫的陆老神仙,与陈平安是好友,而且又都是道门中人,想来不会太过嫌弃自己的境界,不料那位陆老神仙,堂堂元婴老神仙,何止是不嫌弃,客气得都快让张山峰误以为是青虎宫的下任住持了,张山峰是好说歹说,陆老神仙才舍得放自己离开,亲自一路送到了渡口不说,还陪着张山峰一起登上渡船,与那位渡船管事客套寒暄了一会儿,最终帮忙讨要了一间天字号屋子,老神仙这才下船。

  在下一座仙家渡口下船,离着仙都山还有些距离,但是有渡船,可以直接去往墨线渡,最终张山峰在一个复国没几年的王朝边境,开始徒步游历,反正算好了时间,绝对能赶上明年立春那天的宗门庆典,独自一人,年轻道士背剑匣,行走在夜幕中。

  张山峰从袖中摸出议张黄纸材质的挑灯符,以双指捻住,高高举起。

  老真人梁爽,带着弟子马宣徽,离开洛京积翠观后,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名叫张山峰的趴地峰嫡传。

  老真人没有直接现身,而是找到了那个暗中护道的袁灵殿,没有藏掖身份,抚须笑道:“贫道梁爽,与火龙真人只见过一次,虽说抢了他的外姓大天师身份,但是与你们师父相谈甚欢。你就是那个指玄峰袁灵殿吧,一身道气很重啊。”

  袁灵殿打个道门稽首,“晚辈趴地峰袁灵殿,拜见龙虎山梁天师。”

  梁爽说道:“火龙真人如此偏心张山峰,你们这几个当师兄的,还能够保持这份心性,趴地峰确实了不起,门风之好,几乎可以说是独此一家了。”

  袁灵殿洒然笑道:“拜师就拜火龙真人,这本就是天下公认的事实。”

  其实师父对这种说法,颇不以为然,贫道也没个飞升境的徒弟啊。

  但是某位师兄曾经很快就跟添上了一句,“收徒就收张山峰”,立即让师父开心得不行。

  在修行一事上,袁灵殿不觉得自己比谁差,唯独在这种事情上,是真心敌不过那几个同门。

  先前在那清境山渡口,袁灵殿悄然现身,走了趟青虎宫,得与陆雍亲自道谢一声。

  每位趴地峰修士,在外游历,礼数是不缺的。

  陆雍当时得知对方是北俱芦洲的指玄峰袁灵殿后,久久无言。

  因为去过宝瓶洲,所以对那北俱芦洲的山上典故,所知甚多,即便撇开袁灵殿是火龙真人的高徒不说,只说在那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一个都不是剑修的玉璞境道士,能够被说成是“打个仙人,不在话下”,那么袁灵殿战力之高,可想而知。

  梁爽问道:“什么时候去仙都山?”

  袁灵殿说道:“还是看小师弟自己的意思吧。”

  老真人又看了几眼年轻道士,惋惜道:“可惜纯阳道友不在,不然你师弟未来结丹一事,气象只会更大。”

  袁灵殿笑道:“这种事不强求。何况在我看来,小师弟有无吕祖指点,差别不大。”

  梁爽啧啧不已,不愧是火龙真人教出来的弟子,说话都是一个口气,不过袁灵殿的这个说法,老真人还是不太认可的,“‘纯阳’二字,意思很大的。”

  袁灵殿笑着点头,师父其实提及过这位道号纯阳的道门中人,而且评价极高。

  毕竟是一个能够说出“一粒金丹在吾腹,始知我命不由天”的修道之人。

  而师父对纯阳真人的评价,其实就两句话。

  “柳七和周密的柳筋境,一步登天,一个率先开辟道路,一个又垫了几块台阶,皑皑洲韦赦的元婴,与青冥天下姚清在此境的斩炼三尸,难分高下。”

  “吕喦金丹第一,天下无双。”

  老真人与弟子马宣徽,跟着袁灵殿远远跟在张山峰身后。

  年轻道士手持符箓,夜幕中一点光亮。

  陈平安之前在那定婚店外的敕鳞江畔,跟老真人讨要了一份龙虎山天师府的传度、授箓仪轨。

  便是崔东山,也不敢说自己懂得全部的过程,用梁爽这位龙虎山外姓大天师的说法,就当是陈道友提前观礼一场了。

  老真人看着前边那点光亮,抚须而笑,有感而发。

  秉烛夜游之人,自身在光明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 大发彩票平台怎么样登入 港龙在线网址登入 天天彩票网登录登入
申博游戏娱乐在线 太阳城申博开户
亚洲银河在线官方网址 588彩票网加拿大3.5分 HG名人馆官网直营网 67彩票可靠吗登入
大发彩票网址是啥登入 金沙彩票,4858,cnm登入 港龙在线开户登入 西安宝马彩票案登入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址 为什么百度彩票可以买登入 澳门永利彩票登入 宝马彩票app下载登入
XSB838.COM 817psb.com 8NJS.COM S6184.COM 1112936.COM
968tt.com 505sj.com 785DC.COM 179SUN.COM 676sj.com
8DTS.COM 787cw.com 687jbs.com 38XTD.COM 77TGP.COM
398PT.COM 18s8.com S618M.COM 758sunbet.com 578XTD.COM